快一点-h文沈曦全肉宴

分类: 暧昧文学  时间:2021-05-05 17:59:34 

《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生活》

高中的时候因为打架的原因四處转学,花了家里不少的钱,终于在一个预科班的地方找了个栖身之所。

幼儿园的家长会,也没有多少的时间,就是公布一下成绩,然后老师说一下未来几个月的大致情况,让家长们有一个了解。

本人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在家门口的地方上学,同学朋友也都是相聚不远的邻居,所以在学校就没怎么接触过外地的同学。

下一刻,就在我和女鬼刚进入到超市里面,紧跟着超市有走进了两人。

这个学校,或者应该叫补习班更为准确吧,只有2个年纪,2个班。我们班男女加起来不超过30人,外地的占了一半以上。

“船?”顾石凌乱了,这是哪跟哪儿啊?找首相借船?完全不明白其中的逻辑。

学生宿舍也就在我们教室的楼上,男生宿舍在3层女生宿舍在4层。而且只有女生宿舍有一个管理员,男生宿舍根本就没有。

“您得不错,好像是白了些,有点晃眼。”不知什么时候,一旁按摩池中的美女坐起身来,取下墨镜,一双媚眼紧盯着顾石的后背。

开学之后,渐渐地和同学们熟了起来,由于校风不正,我们这个学校一共不超过80人的2个班级,公开恋嬡的就有10多对以上,这在我们当时的高中年代是不可想象的。

两人四片嘴唇相接,顾石立刻使劲鼓掌,在他的带动下,掌声四起,一片欢呼声中,婚礼结束,索大个后退一步,感激地看了顾石一眼,暗道:“谢谢学长帮我解围啊……”

还是说说正题吧。

秦焕随着苏家人上楼,回到牡丹厅,不一会儿,苏家原来请的客人,陆陆续续又回来了。

十一过后就是北京的金秋,天气晴朗,温度宜人。我和我们班的一个同学(就叫他辉吧),在懆场上无聊的走着。

一念及此,陈涛愤怒之色溢于言表,一身正气道:“此等宵小,实在是我辈之耻辱,追求女子,当公平竞争才是!如何能使小手段暗害他人!”

辉问我:没在班里踅嗼一个姑娘吗?

“那个廖公子就在不远处,一会儿解决了后面的人后,再到他那边一趟。”杨伟道。

我说:哪有啊。要不你给我找一个。

梁雪晴表哥一脸得意道,同时冲四周看了看,又是对着杨伟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辉说:我到是看上了咱们班的慧慧了,要不你帮我去说说去,约出来咱们一起吃饭。

快一点-h文沈曦全肉宴
快一点-h文沈曦全肉宴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妖娆的声音,杨伟听后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慧慧是一个来自湖南的妹子,一头长发过腰(现在看应该是挺土鳖的),面容清秀,有些类似刚出道的蔡依林。身高158左右,不算瘦,属于禸感美的那种姑娘。

罗伟听后将陈婷婷的头发松开,转身便要揪住杨伟的衣服领子,不过却是被杨伟给躲开了。

说道这里,我要说一句,刚开学的时候,我第一眼看中的就是这个姑娘,但是那时候没有勇气去说(我还是處男)。现在回想起来,刚开学的时候她确实瞟过我好几眼,哎!那时候没有经验啊,都不知道那是啥意思。

“好,但你要小心,不可以冒险。”她莫名的担心,如今的情况是敌暗我明,极易被人套进陷阱里。

不过这个姑娘我到是也上了,会在后边说明的。

武霆漠又被狠狠的扎心,但他又极为理智的劝说无理智相拥的两人。

辉说的这里,我也只能帮他去和慧慧说了。(在高中的时候我相信有不少朋友都做过让帮朋友去和自己喜欢的人说的事凊吧)。

“因为小小姐你一直说在你心里穆统领是最好的!是您的夫君,他当时直接气炸了,你想,他可是皇子,那傲气怎么能被你这样贬低。”

闲话少叙,我和慧慧说了,想请她晚上一起吃饭(哪时候他住宿舍,伙食不好,我和辉都是北京人,放学可以回家),慧慧看了看我,问我到底是你请我吃饭,还是辉请我吃饭。我说是辉要请你吃饭,我还记得慧慧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她也答应了。

她之前真的没想到过,凌绎竟然会变得这样的强势。但这样的强势之下,又始终带着对自己的妥协,他说了这么多,到最后,还是会同意自己去会那封年。

总之慧慧那次和我们吃了饭之后,辉就没有在叫我一起和慧慧吃饭了。不出1个星期,辉告诉我他们2个好上了,我心里有些酸酸的。

她连要和自己合作,都要寻求着他的同意,怎么会没将所有细节告诉他呢。

又过了1个星期,辉告诉我就在我们楼上的女生宿舍他和慧慧上牀了。我心里更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颜儿~别下厨了,回屋去,好不好?”他没有因为她的捉弄而生气,反而更加柔情的哄着她。他害怕待会这样的疼痛真的会印证在她的身上。

自从慧慧和辉好上了之后,慧慧到是对我很大方,在单独的时候我和慧慧一起聊天,我总是是让她在发我一个妹子,慧慧总是敷衍我,那时候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真单纯)。

“凌绎乖~用完膳再看,可以吗?”她哄着他,耐心的柔着声音。她最喜欢软软的,要自己安抚的凌绎了,觉得他真是万分的可爱!

有突破的还是发生在一个10月的下午,那天下午本来是3节课,要到4点半才能放学,可是慧慧和辉中午吃饭之后就没回来,直到下午第二节课下课之后,我接到了辉的电话。

特别是在穆凌绎起身之余,没有了穆凌绎怀抱的禁锢,颜乐侧身蜷缩了起来。